重获新生!漫谈魔兽德莱尼著名萨满努波顿

魔兽世界德莱尼著名萨满努波顿因诅咒失去了圣光的力量;他也有着与莉亚德林相似的,未能保护好同胞的自责记忆,但最终再度接纳努波顿的并非是圣光,而是元素的力量。

从各种意义上来说都是上期主角莉亚德林在联盟的一个投影,作为对立阵营特色职业(圣骑士/萨满)在本阵营中的宗师代表,努波顿有着和莉亚德林类似的经历——与圣光分道扬镳的回忆,与莉亚德林主动放弃圣光不同,努波顿因诅咒失去了圣光的力量;他也有着与莉亚德林相似的,未能保护好同胞的自责记忆,但最终再度接纳努波顿的并非是圣光,而是元素的力量。

重获新生!漫谈魔兽德莱尼著名萨满努波顿

忍辱负重

身为一名德莱尼人守备官,努波顿参与了旧部落侵略德莱尼人的最后战役——沙塔斯之战。在泰尔摩、法兰伦与卡拉波都已沦陷的情况下,部落纠集了全部的兵力进攻沙塔斯城,准备实现古尔丹的计划,杀死先知维纶来博得基尔加丹的欢心。然而,德莱尼人为了延续种族的未来,决定让维纶先行离开沙塔斯,大部分兵力仍留在沙塔斯防守,造成维纶仍在城内坚守的假象。为了避免兽人起疑,一些平民甚至儿童也选择自愿留在沙塔斯城中,参加这场必败之战。

努波顿的决心和所有德莱尼守备官一样坚定,他虔诚地向圣光祈祷,希望能以自己的力量保护同胞们。然而,兽人施法者在战争中使用了一种恶毒的法术,将一片红色的毒雾抛洒在城内,并弥散开来。吸入了红雾的努波顿觉得头晕目眩,他尝试呼唤圣光治疗自己,却感受不到圣光的回应。混乱中,努波顿遇到了一个强大的兽人战士,尽管努波顿拿战锤用尽全力砸断了兽人的右手,还是被兽人用蛮力重伤,意识陷入一片黑暗之中。

当努波顿再度醒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正和同胞们的尸体躺在一起,死去的德莱尼被肢解、开膛破肚,蓝色的血液、呕吐物与秽物在沙塔斯下城区的广场上流成一地。努波顿艰难地爬起来,发现兽人正在残忍地折磨幸存者,一名德莱尼女性在尖叫中被杀死,尸体被恣意丢弃。努波顿想要冲上去与残忍地刽子手最后一搏,但心中的另一个声音却在阻止他,战争已经结束了,必须找到幸存的同胞,不能徒然送上自己的性命。

努力集中精神,努波顿又一次尝试呼唤圣光,却仍然得不到任何回应。在艰难地捡起自己的战锤,躲开兽人的看守以后,努波顿逃离了沙塔斯城这片人间地狱,但被兽人折磨的德莱尼女人痛苦的喊声在脑海中挥之不去……

侥幸生还的努波顿找到了躲藏在赞加沼泽中的幸存的族人们,他受到了同胞的悉心照顾,但红雾带来的影响却并没有消退,努波顿仍然感觉到自己的思维就像蒙上了一层雾霭,无论他如何呼唤,如何感受,都没有再得到过圣光一丝一毫的回应。身体逐渐恢复之余,绝望与不安的情绪却在幸存者中蔓延开来。

受到红雾影响的德莱尼人似乎出现了类似的变化,努波顿也在其中,他们的前肢肿大,蹄子角质脱落,逐渐变得虚弱无力,脸上鼓起了丑陋的肉瘤。其他幸存者们逐渐出现了对这些变异者的排斥情绪,隔阂在曾经的同胞间渐渐扎根。最终,其他幸存者们决定将这些退化的德莱尼人——他们称之为“破碎者”或是“克罗库”赶出幸存者的营地,不允许他们与未受影响的同胞居住在一起。

被同胞抛弃的痛苦并未缓解努波顿内心的自责,他常常在梦境中再度回到沙塔斯城的战斗中,女人临死前的惨叫声成了他心中永远的阴影,折磨着努波顿。与他一同被放逐的破碎者同胞们逐渐出现了精神上的问题,他们有的失去心智,变得疯疯癫癫,有的终日沉浸在恐惧与痛苦之中。其中一部分更是进一步退化成失落者,变成了智力低下,残暴的怪物。努波顿依旧没有放弃继续尝试与圣光沟通,但时过境迁,德拉诺已经变成了破碎的外域,努波顿仍然没有得到圣光一丝一毫的回音。

重获新生!漫谈魔兽德莱尼著名萨满努波顿

一部分更是进一步退化成失落者

重获新生

就在努波顿因同伴的不断减少感到难以坚持的时候,他听到了微风中传来的细语,这个声音不同于圣光,却又若隐若现地呼唤着他,神秘的声音要求努波顿前往纳格兰。

努波顿拄着手杖,艰难地翻山越岭来到了声音指引的地方。在那里,他感受到了与圣光完全不同的存在——元素在呼唤着他。

元素王座的元素生物将努波顿召唤到此处,希望他成为一名萨满,当努波顿问及元素为何选择他的时候,元素生物告诉努波顿,他们从他的身上感受到了相似的灵魂:迷惘、被抛弃的灵魂。德拉诺的元素被兽人萨满们所抛弃,又在世界破碎后经历了漫长的时间才与这个世界重新恢复联系。而努波顿在他们的帮助下,将成为新的萨满祭司,侍奉元素,维护元素的平衡,借用元素的力量帮助他的人民。

About the Author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You may also like these